动态信息 梨园群英 潮剧文库 经典剧照 影音欣赏 院团版社
 
巧裁云锦胜天孙
——从《蝶恋花》看潮剧改编的妙思慧心
发布时间:2017/3/13 11:03 来源:汕头日报 作者:谢惠鹏

巧裁云锦胜天孙1.jpg

  潮剧《蝶恋花》中郑健英饰杨开慧  照片由陈玉盛提供 

 巧裁云锦胜天孙2.jpg

  潮剧《蝶恋花》中的杨开慧(郑健英饰)在狱中与敌人斗争 照片由陈玉盛提供  

 

  潮剧的成功离不开好的剧本,好的剧本难得,这也是潮剧舞台的现实。然而,戏曲界中,还流行着改编、移植别的剧种的优秀剧目的惯例,如果改编、移植得好,也能出优秀作品的,这种“拿来主义”,就是借鸡生蛋。历史上,潮剧改编、移植兄弟剧种剧目的并不少,其中不乏相当成功,甚至成为经典的,例如,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《蝶恋花》,至今仍是我们改编、移植的成功范例。


  近日,笔者采访了为此剧作曲的著名潮剧作曲家李廷波,了解其中成功的经验,希望给后人一种积极的启发,使潮剧创作的道路越走越宽广。


  把握精神改编佳 


  李廷波对笔者说,比如《蝶恋花》,是从京剧改编而来的,1977年,当时汕头地区潮剧团决定改编、排演此剧,但它京味十足,这也是其成功的重要因素。可是,要改编成潮剧,这就成了最大的障碍,我们要把它的京味去掉,改成潮味,这是能否改编成功的关键,要使他姓潮啊!从剧本的人物、语言、音乐、曲辞等等都要全面潮剧化。 


  事隔多年,李廷波犹深感欣慰。因为《蝶恋花》不但流传下来,而且成了经典,证明了当年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。他谈到了志浦先生对剧本的两处大胆的改造。其一在“古道别”这场戏上,原本在四句后台歌后,就是戴着铃铛镣铐的杨开慧的独唱,而其他人都只有说白。这太单调了,不利于营造氛围,故李志浦无中生有地加进了一个失明老人的一段民歌体唱词,让他唱道:“你栽花不为自家香,种竹专为别人凉……”又加上杨老夫人的一段唱。这两段唱顺理成章,加得合理、妥贴,很精彩。丰富了戏的内容,也深化了人物,使观众听来更觉“饱耳”。其二是原作表现杨开慧受刑,用了三个场面,却都很短,不能充分体现敌人的凶残。志浦先生大胆地加以合并,使之成为逐渐推向高潮的主场。


  李廷波说,这么的改编,其实正是精彩的再度创作,很成功,故获得了原剧导演郑亦秋同志的赞誉。


  引得潮韵唱好音 


  那么,《蝶恋花》的作曲有什么可以肯定?李廷波回顾说,《蝶恋花》的改编最重要的,就是突出潮剧风格,巧妙地引进潮剧音乐,使之充分潮剧化,这就改编成功了。


  他举例子说,比如第一场和第四场,杨开慧有两段重要唱段,原来用《红衲袄》,但试唱后,效果不理想,好像柔美有余,刚强不足,难以表现人物性格,他立即进行改造,对原来的旋律做了移位处理,结果,效果大为改观,更能表现杨开慧的伟岸人格。


  还有第二场也有两段唱,其一是瞎眼老姆所唱的《猛听得老伴一命丧》,这是动人心弦的唱段,是对反动派的强烈指控,是愤火的喷发,要能混合台上台下的情绪,使观众同情,也激起义愤。在具体处理时,他巧妙地从散板开始,转二板、散板、二板快,最后以散板收尾。如此处理,就使节奏紧慢交替,情绪逐渐被深化,既完美表达角色的悲愤,唱腔又散而不乱。


  我也很欣赏这段唱腔,觉得李廷波对整段唱腔是每个音每个腔都精心设计,仔细推敲,如第一句“猛听得老伴一命丧”,就很具震撼力,而中间的“乡亲们啊——”则是一个拖腔,很长很长,从快到慢,从高到低,从强到弱,给人一种泪已尽、声已哑的感觉。最后的那句“倒不如,投河自尽免受凄凉”,则是她悲不自胜的体现。如此三句曲,李廷波都以散板处理,却一唱三叹,可谓很具匠心。


  其二是《万点星星成一团》,这个唱段,李廷波介绍,他是采用了简朴的对偶曲来处理,调式是轻六,表现轻松、愉快的情绪。他觉得用如此简朴的腔调,更合乎杨开慧即时的情绪。


  他说,第四场也有两个唱段,一个是《巧手金针穿夜雾》,他是用了笛套《南正宫》。此笛套少人敢用,可李廷波运用得好,于角色是相得益彰。另一个唱段,则是杨开慧教子的唱词,他用的虽也是《红衲袄》,却有适当的加减,因此出现了不同的效果。这就令人不得不为他的妙手巧运用而激赏了。


  真正有才华的作曲家,一曲之用,可以千变万化,可以奥妙万方,让人难以预料。


  曲曲有味动人肠


  当然,最让人长唱不衰的,还是此戏的“古道别”的唱词,这是李廷波倾心之作。也是戏的高潮部分。杨开慧被捕,乡亲们相送,是多么伤心的一幕!有情有泪,有悲有愤,其中有不甘,更有痛恨,与依依不舍的情谊,于是,送之又送,一程又一程,此时之唱该是多么缠绵悱恻,是唱不断的情啊!


  此剧之腔曲创作,可见李廷波之良苦用心。他说,为此他搜集了不少潮乐素材,并巧妙地进行了处理。他举例说,如“妈妈教儿深情语”的唱段处理,他就用了传统的《花前》,又对之巧妙处理,把一些润饰音删掉,以此拉开旋律音程,让唱腔更富于气质性。李廷波所作的曲,总让人感到既传统,又颇具创新意蕴。


  珠联璧合唱来工


  好的唱词当然需要好的演员,当年《蝶恋花》中演杨开慧的是著名演员郑健英,她的金嗓子与此剧的唱词珠联璧合。


  当然,最重要的是她的动了真情的投入,融情于景,情动于心,赋形于腔,又融情于一举止一投足,于是不知是杨开慧,还是郑健英了。呵呵,这不但是入得戏,简直是演活了人物。


  而《蝶恋花》的让人记忆犹新,我想,正是当年艺术家们通力合作的结果。他们倾尽全力,不计名利,是多么可贵的精神!


  《蝶恋花》的成功,却也给我们今天的潮剧改编一种启示,就是改编,其实也是一种创作,要有创造性的精神。

 


 
 
上一篇: 彩燕临风舞新姿
下一篇: 潮剧剧装盔头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 汕头市潮剧研究传承中心(广东潮剧院)地址:汕头市金平区潮护路6号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邮编:505021 电话:0754-88112102 传真:0754-88112104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粤ICP备13008716号-2 粤公网安备440511020000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