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 
  剧院动态 一团动态 二团动态 市团动态 公告栏  
 
一代潮剧老生人去曲未终
汕头潮剧界怀念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张长城
发布时间:2020/1/22 11:03 来源:汕头日报 作者:陈文惠

  时间定格在这一刻。2020年1月18日上午10时45分,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(潮剧)代表性传承人张长城在家安详去世,享年88岁。

  潮剧《闹开封》中刚直不阿的清官王佐、《刘明珠》中为民请命的海瑞、《告亲夫》中执法无私的盖纪纲……作为一代“潮剧老生”,张长城生前塑造的这些正气凛然、执法如山的“清官”形象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有“活清官、美相爷”之誉,他的离世令潮剧界痛心。闻知噩耗,本报记者采访诸多潮剧界人士,谈起长城老师对潮剧艺术的贡献与生前的为人,大家在泪水中表达对一代“潮剧老生”的深切怀念。

  

  姚璇秋:

  “城兄永远与潮剧在一起”

  潮剧著名表演艺术家姚璇秋的年纪比长城老师小几岁,秋姨平时都是叫张长城为城兄。在庚子年新春到来之际,听到张长城仙逝的消息,秋姨感到非常伤心。“他是一位非常敬业的人,出身童伶,受尽苦楚,却坚持艺术,一辈子献身潮剧艺术,可敬可仰。”秋姨说,一个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,城兄做到了。

  秋姨跟张长城有过多次合作,比如《辞郎洲》《春草闯堂》等戏,尤其《辞郎洲》中的“送郎”这个片段,即使是退休后,秋姨和张长城还是经常在海内外一些大型的晚会合作演出。

  秋姨说,张长城非常敬业,勤学苦练,练就了一把好老生声。“他出身童伶,在童伶制废除后,在戏曲改革中如何转型为大老生,他下过不少苦功。”秋姨至今还记得,张长城当时经常用一个“冬菜罐”练唱功,在乡下演出之余,他对着一个“冬菜罐”练声。“这种做法既不会影响周边又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唱腔,所以城兄的唱腔清亮有情,独树一帜”,秋姨说,除了扮相“雅”,张长城饰演的王佐、海瑞、老相国等角色,唱腔可说是声情并茂。

  秋姨回忆道,退休后,张长城一直坚守在舞台,但凡基层需要他,他都会到。有一次在潮阳参加一个文艺演出,秋姨遇见张长城唱完一首《执法如山不回头》,下台脱下靴子,一手拿靴一手拿头盔,坐上摩托车就要去另外一个乡村演出点。“记得当时他跟我说,‘群众喜欢我的戏,只要我能演,我就一定演给他们看’,他没有任何架子,对观众和蔼可亲,平易近人,对潮剧无私奉献,可以说,他这一生都给了潮剧,他无愧于这个剧种,我向他致敬!”秋姨动情地说。

  秋姨同时希望,张长城的这种精神能在潮剧界传承下去,后来者能继续接过他的火把,共同为这个剧种做出各自的奉献,只要这种精神在,他永远与这个剧种在一起!

  

  李廷波:

  “他满心希望潮剧做得更好”

  “1960年,我和长城一同在广东潮剧院青年剧团当演员,一起工作了几十年,他在艺术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念白刚柔并济,富有感染力。”国家一级作曲李廷波说起老朋友,显得自然亲切。戏曲界有一句话说“千斤白四两曲”,李廷波认为,在潮剧界各个行当中,张长城的念白感情韵律有轻有重,表演细腻有气质,目前还没有人能够超越。

  张长城年轻时是从小生转行为老生,“长城个子矮,眼睛大鼻子大嘴巴大,因而有人称他为‘阔嘴小生’,后来转行老生,挂起须来,把原来嘴巴大的弱点化掉了。”李廷波说,如《赵氏孤儿》中舍子救孤的英雄程婴、《汉文皇后》中的皇帝等都演绎得栩栩如生、活灵活现,演技洗练唱功过人,音质宏亮字正腔圆,每一句唱腔都饱含真挚情感,以自己的独特演技震撼着每一位观众。

  “长城是童伶出身,虽文化程度不是很高,但他平时非常好学,所以我在与他接触的过程中,感觉他做事非常有分寸感,理解剧本也非常快。”李廷波说,张长城对潮剧老生的身段、步法、程式以及动作都很有讲究,他能够在程式的基础上从人物出发,结合自身条件用心钻研,遵循行当进行发挥,有自己的特点。

  “一颗心都在潮剧上,希望潮剧能做得更好,能够突出,长城就是这种人。”事实上,老艺术家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希望把艺术更多地传授给年轻人,李廷波表示,他和张长城一样,只要年轻人肯认真学习,一定把自己的艺术才华传授给下一代,使古老剧种得以发扬光大。

  

  郑健英:

  “生活中,他非常风趣”

  “长城老师是一位非常可敬的老艺人,以前在戏班当童伶,无论是专业还是业余,只要有人请教他,他都会认真教导,有时觉得角色不错,还会亲自参与演出,是一个对艺术非常执着的人。”健英姨与张长城合作过很多戏,如《告亲夫》《回书》《汉文皇后》……人物角色都塑造得栩栩如生。

  健英姨说,生活上的张长城非常风趣,“退休后,我们经常一起出门,有一次他说到‘健英啊,你要什么我都请你’,当时,说这话的时候两人刚好站在公厕门口,那时候上厕所需要缴交5毛钱,张长城随即掏出5毛钱,来,我请你上个洗手间吧。”

  80岁以后,张长城很少出门,虽然年纪大了,但他的心境心态依然非常年轻。健英姨说,在一次结伴出远门的时候,老师笑称“是否需要每人买一块尿布”,全车人都笑了。

  为了恢复声音,原来烟瘾很大的张长城戒了烟瘾,只要对艺术有益的,他都会努力做到。生活中老师幽默风趣,经常在言语交往中,运用几句潮剧台词调侃,令气氛非常活跃。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吃一杯蜜茶,然后吊嗓子、练功……每次登门拜访,他都要和健英姨探讨潮剧,“手去目去、开手目去。”记得10多天前到他家去看他,健英姨问他“你认得我吗?”他回答说“你躲到哪里我都认得你”,他的专注程度令人敬佩。

  “三大筐四大箩也说不尽对老师的怀念”,采访结束,郑健英说:“愿老人家一路走好!”

  

  蔡财旺:

  “感恩老师对自己的教导”

  “老师教导我们,做人与做戏同个道理,做戏先要学习戏德。做人要感恩,多看别人的长处。”作为广东潮剧院二团的当家老生,蔡财旺非常感恩老师对自己的教导。《闹开封》《刘明珠》《八宝与狄青》《张春郎削发》……在这些潮剧经典剧目上,蔡财旺都认真学习,上门向张长城请教,老师也不厌其烦地为他做指导。“老生的身段和动作,包括眼神,是一套互相关联的系统,细到托须的动作”,老师都一一教导,动作要非常严谨,动作到哪里,眼神就要到那里。

  有一次,蔡财旺到老师家拜访,看到老师正用一个老式录音机录着自己表演过的动作程式名称,托须、拉须、旋指、方步……,“当时老师跟我说,要把各种老生动作整理出来,以便年轻人学习的时候可以参照。”

  “美相爷、活清官”,在潮汕地区,潮剧老生张长城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,他塑造的每一个角色每一个老生形象,都给潮剧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。“老师的一生为潮剧事业做出贡献,他在艺术上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他还经常教导我们,不要计较个人一时的得失,只要认真学习艺术,该你得到的一切终将会得到的。”

  

  陈伟强:

  “老师是为潮剧而生的老生演员”

  2006年,陈伟强到广东潮剧院一团当演员,在一次去泰国演出的时候认识了张长城。“当时老师已经退休,但是登台表演《告亲夫》中的盖纪纲依然非常有气魄,我被老师的艺术特色深深迷住了。”陈伟强说,在泰国演出的18天时间里,剧院安排他和张长城同住一个房间,以便照顾老师,当时,他就跟老师说出要拜他为师的愿望。在当时,张长城教了他一些老生基础动作和练声方法。

  2007年,陈伟强在郑炳钊的带领下,到张长城家中拜他为师,并举行了简单的收徒仪式,成为入室弟子。期间,在老师的悉心指导下,通过学习《回书》《告亲夫》《闹开封》这三个潮剧经典折子戏,陈伟强学习到老生行当独有的眼神、表情、程式和人物情感的处理方法,学习到老师在表演上的一些精髓,进步飞跃。

  张长城虽然退休了,但受邀演出还是很多。当时陈伟强在排练潮剧《回书》,天气非常炎热,老师还在百忙之中亲自到剧院指导排练,一招一式,一个眼神一个动作,老师对艺术一丝不苟的指导,令陈伟强非常感动。“可以说,老师是一位为潮剧而生的老生演员,他一生执着潮剧、痴迷潮剧,一直为潮剧的传承发展而操心。”

  令陈伟强印象深刻的是,记得几年前老师在家中养病期间,在一次登门看望老师的时候,陈伟强看到老师正在反复听着曾经录制的专辑唱段,当听到《执法如山不回头》片段中的“心事如潮……”这句唱词的拉腔时,结合词意,突然想到有更好的处理方式,马上为陈伟强作指导,“80多岁高龄的老人家对艺术的执着非常令人感动和敬重。”记得老师曾经说,他是在潮剧继承与发展创新中,借鉴兄弟剧种的精华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,他希望我跟他一样继承和发展潮剧艺术。 


 
 
上一篇: 老生泰斗 凛凛正气
下一篇: 央视东西南北贺新春等你来看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 汕头市潮剧研究传承中心(广东潮剧院)地址:汕头市金平区潮护路6号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邮编:505021 电话:0754-88112102 传真:0754-88112104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粤ICP备13008716号-2 粤公网安备44051102000031号